欢迎访问艾文网_成语大全!

成语大全及其解释_古诗词鉴赏_励志故事大全_艾文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童话故事 > >童话话剧:圆月情殇

童话话剧:圆月情殇

时间:2020-08-25 22:09

童话话剧:圆月情殇

  时间:月夜

  人物:王子、公主、仆人甲、仆人乙、新婚妻子

  第一幕问月

  (幕启)

  旁白:这是一个凄美的月夜。白天,国王宣布下个月要为他的王子举行婚礼,王妃是临国国王的傲慢的女儿,这场婚姻关系着两国的命运。然而,王子却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上人——另外一个临国的温柔的公主。他该怎么办?遵照国王的命令么?还是,乘一个月夜带着自己的心上人远离这里的一切去一个世外桃源?夜,已经很深了,王子还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前,看着那夜幕中的明月,他到底有什么打算……

  王子:看这幕宇中的一轮明月,你看上去圆润,皎洁,明亮而妩媚。有多少文人墨客为你倾倒,有多少才子佳人为你颂歌。可是(低首,摇头无奈的一笑),明月啊,又有谁能真正了解了你真正的内涵!你孤独的在黑暗中静坐,用尽自己所有的光亮来试图驱散无边的黑暗!你不断的变换着阴晴圆缺,试图排遣你那常人不可忍受的寂寞!你没有自己的亲人,没有自己的朋友,更没有自己的爱人。(无奈的笑)这是一个多么大的笑话啊!身处异乡的游子把你当作亲人,远隔千山的朋友把你当作知己,无数的芸芸众生对你付出洁白的爱意!可是,他们哪里知道,这可怜而可笑的一相情愿在你的眼里是那样的贫血,你需要的并不是这些,不是……可是,你到底需要什么呢?我知道你不需要什么,但是却不知道你需要什么……

  (仆人甲上)

  仆人甲:殿下,夜已经很深了,您该歇息了。

  王子:你来的正好!来,你说,你来告诉我,我和这幕宇中的明月,哪一个更为快乐?

  仆人甲:殿下,你们都不快乐!殿下,您看这明月,周围没有繁星的点缀而显的多么的单调,多么的冷清,多么的凄戚!它虽然用自己的光亮冲淡了这漆黑的夜色,但它始终也不过是这夜空中的一个点缀,而无法摆脱自己装饰夜空的命运。殿下,您再看看您,不错,您是殿下,是我们尊贵的王子,是我们伟大国王最衷爱的儿子,但是殿下,您不快乐,正因为您的身份,所以,您注定不是一个可以与快乐相伴的人,您只是一个点缀,一个我们伟大国王王冠上的耀眼刺目的点缀。

  王子:那你呢?你觉得你快乐么?

  仆人甲:殿下,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快乐。一切快乐都是相对的。您要问我是否快乐,那要看与什么相对照。

  王子:那么,还是刚才的那个问题,你告诉我,我和这幕宇中的明月,哪一个更为快乐?

  仆人甲:如果您一定要我选择个答案,我觉得那明月比您更快乐,起码,它有可以自由的支配自己爱情的权利。虽然它没有爱情所付出的对象,但我想,只要它有,它一定会竭力争取,与其矗立千年,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。

  王子:与其矗立千年,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,哈哈(王子伤心,痛苦大笑)。那,你说我该怎么办?违抗父王的命令?还是,还是与我心爱的公主抛弃这一切远离这世俗不堪的地方,去一个美丽、宁静、祥和的世外桃源?

  仆人甲:您是王子,除了我们伟大的国王,没有人敢规定您该怎么做。

  王子:你要我违抗父王的命令?那么为了爱情,做为儿子我将违背父亲的意志;为了爱情,做为臣下我将违背君主的旨意;为了爱情,我甚至将给国家带来战争,把我的臣民推进战争的火海;那么为了爱情,我还有什么不可以做?这样的一份爱情,该属于我么?该属于一位伟大王国的尊贵的王子么?

  仆人甲:您是王子,殿下。但您除了尊重您的命运,安于您高贵的血统,您没有别的选择。您是王子,殿下。

  王子:我是王子……我是王子……我是王子……(王低下头喃喃自语)

  仆人甲:是的殿下,您是王子,您必须尊重您的命运,这是任谁也无法改变的。

  王子:我的命运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,当然任谁都无法改变,但是除了我想改变!我是王子!

  仆人甲:当然,我说过了,您是王子,除了我们伟大的国王,没有人敢规定您该怎么做。

  王子:天呐!哈哈哈(王子仰天大笑),我的身份是多么的可笑!我怎么觉得我不像一个伟大王国的尊贵王子,到像是一个浪荡寡妇一阵风流之后而生下的私生子!我什么都没有,所有的只是自己是所背负的私生子的身份,以及因此而使整个人生为之屈服的命运,天呐,我该怎么办?就这样屈服吗?还是,该勇敢的放弃这一切去享受属于我自己的天伦之乐?我该怎么办?

  仆人甲:殿下,现在摆在您面前的有两条路。一条是您该就寝了,另一条是……

  王子:是什么?

  仆人甲:我想您或许应该在这个美丽的月夜去看望下您的公主,在她那里,我想,凭您的睿智,您会知道最终该怎么办的。总之,您现在这样不是办法。

  王子:可是……可是我,我现在哪里还有勇气去见她!她是那样的善良,温柔,高贵,典雅,迷人,我现在这个样子,又怎么能去见她!

  仆人甲:您是王子,除了我们伟大的国王,没有人敢规定您该怎么做。但是,您必须给眼下的事情一个结论,殿下。

  王子:结论?

  仆人甲:是的,殿下。结论,不容您回避。

  王子:好吧。是的,有些事情,我们的确无法回避,也不容回避。好吧,我——这就起身去看望我的美丽的公主,希望,到时我真的能拿出一个让我,让我的父亲,让我的君主,以及我的臣民,都满意的一个结论……

  (幕落)

  第二幕问情

  (幕启)

  旁白:王子站在公主的门前已经很久了,他在想他到底该拿出一个什么结论。遵照他父王的旨意?忠于自己的爱情?他久久的站在那里。月亮已经升的很高了。终于,他开口了……

  王子:我来到你的门前,心中忐忑不安。每次到这里,我都觉得自己是多么的粗俗不堪!你美丽的房门像一面铜镜,高傲的映出我平凡而卑微的面容。我不敢敲门,怕我的粗俗,惊扰了你的高贵的内涵。我多么想是一只鸟儿,有着五彩的羽毛,可以日日飞到你的窗台,在你跟前无忧无虑的欢快歌唱;我多么想是一朵花儿,有着动人的容芳,可以夜夜散发着幽香带你进入甜美的梦乡;我多么想是这周围的空气,时刻将你环绕,让你在每一分每一秒,都沐浴着最清新的晨香。

  公主:我知道你站在我的门前,其实我也一样心神难安。你的快乐,就是我的永远。寂寞一直是我的伙伴,多想为你把门打开,让你的快乐,就这样填满我的空间。告诉我,你为什么止步不前,你知道我多羡慕你天真的笑颜,我真想把你带进我的世界,可我又害怕你讨厌我的无言。

  王子:如水的月光无声的流淌,一如我心正默默的为你祝福。你的寂寞只有我能读懂,你的无言只有我能领会。你问,是什么让我止步不前,我的懦弱,懦弱而又无奈的人生,怕惊扰你幽雅的内涵。一如凛冽无情的秋风,会吹皱那平静安详的湖水。我站在门前,犹豫……

  公主:何必犹豫不前,我与你其实就在咫尺间。只要伸出手就能触碰到,彼此的温暖。可惜我们谁都不敢先向前!有人说,只要你向我走一步,其余的九百九十九步我来走完,可有多少人,却怎么也迈不出这关键的一步,于是好多的缘分,就在转眼间,变成了天涯各一边……

  王子:夜幕中繁星点点,星的摇曳,在于凡夫的不可触及;天空中明月如玉,月的皎洁,在于俗子的不可亵渎。向前不代表勇敢,得到不代表拥有。你就是那摇曳多姿的星,你就是那皎洁明媚的月,我愿做你的守望者,深情的双眸注视着你的身影——让我为你祈祷吧,让我为你歌一曲吧,让我,再为你笑一个凄绝美绝的笑吧……

  公主:何时你的笑容变得如此凄凉,莫不是我的寂寞,也牵动了你的忧伤?听着你忧伤的歌唱,终于知道,有种距离永远是堵墙。我在墙里,你在墙外。伸出手触摸到的,总是微凉……

  (仆人乙挑着灯笼上)

  仆人乙:在这样月朗风清的时候巡夜真是一种享受。今晚的月亮真圆呢!只可惜没有星星给它做伴。人都说月明星稀,看来还真是如此,美好的事情总是不可以兼得。(忽然看到了公主门前的王子)哎,前面是什么人?

  (王子转过身)

  王子:是我。

  (仆人乙举着灯笼向前看)

  仆人乙:原来是尊贵的王子!哼,你还来这里做什么?你觉得你那虚伪委琐的外表也配站在我们雍容华贵的公主的门前吗?你不怕你的虚伪、懦弱、自私、胆怯玷污了这里的清爽吗?你走吧,这里不欢迎你。

  公主:是仆人乙么?你在说些什么?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?

  仆人乙:(走到门前)是我,公主殿下。我美丽的公主啊,请您别再相信门前这个表里不一的虚伪的男人了,您知道么?今天早上,他的父王已经宣布他下个月就要和别国的公主完婚了!而他此刻却还站在这里用他那诱人的甜言蜜语来欺骗您,公主殿下,您说我是不是该把他马上从这里驱逐出去呢?

  王子:我不需要你来下逐客令。我是王子,我会体面的离开的。我来只是希望能得出一个结论。

  公主:王子殿下,他说的——是真的么?

  王子:是的。

  公主:你为什么不给我说?

  王子:因为,这个并不重要。现在重要的是,我该怎么面对,我,与我深爱的公主的这份感情。

  公主:那么,你想好了么,你该怎么面对?

  王子:我愿做你的守望者,为你祈祷,为你颂歌。就让我,再为你笑一个凄绝美绝的笑吧……

  仆人乙:你根本就是个表里不一、虚伪透顶的人!你根本就是一个懦夫,面对真爱,你不敢违背你父王的旨意。你在对权力屈服,你在对利益屈服,你在为你自己的懦弱和无能找一个最体面的借口。说什么愿做一个守望者,你不觉得此刻说出这话是多么的令人啼笑皆非么?(激动的走到公主门前,双手摸着门)我美丽而又尊贵的公主呵,您千万不能再相信这个虚伪透顶的人的甜言蜜语了,如果,您的尊贵、典雅与聪明睿智将会因为这个人而蒙羞,这又是多么的不值得啊!

  王子:(转过身,仰首望着天空中的明月,泪水潸然而下)

  公主:仆人乙,谢谢你的忠告。我想,这里或许没有你的事了,我有话要问王子殿下,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吧。

  仆人乙:(欲言又止状),哎……是,我尊贵的公主殿下。(生气的看了看王子,挑着灯笼忧心退下。)

  公主:王子,您还在么?——我知道您在。王子,您是一个真正的王子,一个勇士。

  王子:不,他说的对,我就是一个——懦夫!

  公主:不,我相信您。您刚刚说过,向前不代表勇敢,得到不代表拥有,那么,后退也当然不代表怯懦。事实上,我不止了解你,王子,我也理解你,你知道么?

  王子:(转身抚摸着门)公主……

  公主:我虽然不知道您的决定是什么,但我知道,您是一个真正的王子,您的任何决定,都将无愧于一个王子的尊贵称号,无愧于一个伟大王族的尊贵的血统。勇敢的按照您自己的想法去行动吧!不论结果如何,您在我的心里,永远都是一个真正的王子;不论结果如何,你都是我心目中,唯一的王子。

  王子:公主,记住我的话,我愿做你的守望者,为你祈祷,为你颂歌。就让我,再为你笑一个凄绝美绝的笑吧……

  公主:王子,告诉我,此刻外面的月亮很圆很圆么?

  王子:(转身望月)是的,很圆。

  公主:你知道么王子?月亮在我的心中,永远都是很圆很圆的。我喜欢她的圆,她那么的明亮,那么的干净,那么的幽雅……只是,她永远的都那么孤独。呵,王子呵,乘着这月色,大胆的'实施你的决定去吧。其实我们都是这圆圆的月亮,永远都这样孤独的,很圆……很圆……

  王子:我们都是这圆圆的月亮,永远都这样孤独的,很圆……很圆……

  (缓缓落幕)

  第三幕问己

  (幕启)

  旁白:一个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,这夜,月亮依然很圆,很亮。蓦地,一阵优美的古琴声丝丝传入耳际——皎洁明媚的月光下,高贵典雅的公主在弹着优美柔和的曲子……

  公主:仆人乙,今天是什么日子,我怎么觉得心神不宁?抚着这琴弦,内心却纷乱如麻。

  仆人乙:美丽的公主呵,今天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,它和平日没有什么区别,仅是日升日落,仅此而已。

  公主:哦……(继续抚琴),王子……他大概多久没有到我的门前来了?我怎么觉得想起他,慌若隔世一般?

  (灯光暗,旁白启)

  旁白:此时的王子正陪在他的新婚妻子——邻国的那个傲慢的公主身边

  (场景更换至王子的新房)

  王子:(望着明月)我心中的公主,我一直在把你想念,可我,必须顾及到皇室的尊严。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,我却一次次想着你的容颜,想着一个月前我站在你的门前,想着我们以前的一句句话语。我到底……呵,我到底是在做些什么呀……

  新婚妻子:看着他一直在那沉默不语,这一个月他都是愁苦难言,难道我的改变他一点都没看见?我早已为了他学的温柔无限。知道他娶我不是心甘情愿,可我却早爱上了他的风度翩翩。唉,知道他早有爱人并已许下诺言,可我宁愿用国家的命运换来和他一次缠绵……

  王子:看着我身边的这个女人,其实她也没有那么讨厌,我知道她在为了我委曲求全,她爱我,这一点她从不掩饰,她说愿用国家的命运来换得和我的一次缠绵,可我怎么就无法用全部的心来对她?我结束不了从前,可又无法开始现在,我已错的无可原谅……

  旁白:夜深了,王子站在窗前,望着那轮明月,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迷茫……

  (仆人甲上)

  仆人甲:殿下,您该休息了。

  王子:一个月前我站在公主的面前,告诉她,我会做出选择,可现在,天啊,你看我做的都是什么事情啊……

  仆人甲:殿下,这正是您作为一个王子的一生。我们这些生活在尘世间的人,所拥有的生活总是这样的矛盾,您的婚姻就是如此。而且我觉得,您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不要的是什么……

  王子: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我以为我会向前走出关键的一步,可是,当这一步从脚下跨出之后,我却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前进还是在后退。

  仆人甲:殿下,我理解您的无奈,我想公主也不会不明白,您的新婚妻子其实并不象我们想的那么不懂爱,您何不试着接受她,您别让两个女人都被你伤了真爱……

  王子:(深深的闭上了双眼)好吧,你去告诉我的新婚妻子,我出去一下,很快……很快就会回来……

  (幕落)

  剧终殇

  (幕启)

  旁白:王子又来到了公主的门前,可这次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前,没有说话,公主的房间里传来忧伤的古琴声……

  公主:已经整整一个月了,他一直都没有出现,听说他已娶了邻国的公主。可是,他怎么可以就这样不见我?我理解他,他是王子,他无法背叛他的国家和他的父王,可我是多么希望能再见他一面,听到他的声音呵……王子,此刻,你在做些什么……

  王子:她的琴声如此的忧伤,我该以一个什么身份去见她?王子?驸马?还是,一个守望者?……

  旁白:王子在公主门前徘徊着。今晚的月亮依然很圆,周身透着一种孤独的寒光……

  (仆人乙上场)

  仆人乙:(鄙夷的口气)这是谁?这不是一个月前口口声声说爱公主的王子吗?这不是一个月前说要做出最后决定的王子吗?高贵的王子,您今天来是要娶我们的公主吗?不对,您不敢,不然您又怎么会娶了邻国那个傲慢的女人!

  王子:不,请别这么说,其实我的新婚妻子并不是个傲慢的女人,她,她很温柔……

  仆人乙:(鄙夷的笑)听听,听听我们尊贵的王子再说些什么,他在为他的新婚妻子辩解,哈,多可笑的故事!我亲爱的公主,他说着爱您,却仍然娶了那个女人,如今又来到您的门前,却是想告诉我们那个女人很温存!哈!多可笑的一个故事!高贵的王子啊,请您离开吧,我们的公主不会再见您的!请别打扰了她的宁静!

  王子:(后退了数步,慢慢低下头)好吧,我走……(抬头)可我,(请求的语气,略微显得急促)能否见她最后一面,我知道,她一定听到了我们的对话。

  仆人乙:还要见我们的公主?不可能了,她既然听到了还没出现,自然是不想再见您了!请您别再打扰她了!就让她安安静静的生活吧!夜深了,高贵的王子请回吧!

  公主:我听到了他的声音,我真的听到了他的声音。可这声音怎么那么的陌生,仿佛是许久不弹的曲子,我已经无法把握好它的音符。他想说些什么?我还应该再见他么?我……罢了罢了,我就见他一面吧……

  (公主打开了房门,可看到的,却是遭到仆人乙拒绝的王子的背影……幕落)

  (剧终)